感覺自己有抑鬱症,出去走走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我有過這樣的經歷,雖然在醫院裏被診斷出有情緒障礙,醫生開了藥,但我總覺得自己不吃藥就可以忍受,結果,在拖延了一年多之後,我開始有了自殺的念頭,最後,我還是服從吃藥了。

「我得了憂鬱症,你可以跟我去走走嗎?」是我常常問出的話,但是出門了我也只喜歡在酒店呆著,可能對於我來說,去到新的地方,就是一種解脫,不一定要出門吃吃喝喝玩樂。

即使好賺了停了藥依舊會有自殺的念頭了。 試著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緩和自己的心情,都沒有辦法好轉的時候,不如嘗試走出家門,認識新的朋友。例如,出去散步、曬太陽、運動等等。但是即使出了遠門還是沒有出去玩樂的慾望。醫生說讓我慢慢來,醫生也講到「抑郁症患者认为在外地就是个乐趣,但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并没有足够的能力适应正常人那样所游玩的方式」。
我至今吃藥快一年了。 整體情况也穩定了,但還是沒有適應正常人那樣出去玩累的感覺,我還是喜歡在酒店里呆着。尽管这样,多多出去不同的地方哪怕只在酒店呆着,我也會非常快樂,這樣也對我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帮助。

忧郁,不是抑鬱症。憂鬱和抑鬱症两种是截然不同的东西。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一开始造成的原因是器质性还是心因性,当进入到会被确诊为“忧郁症”的范围,它就是个是确确实实的“生理”上的疾病。不是簡簡單單的玩的開心吃的快樂就能緩解的,我感覺需要換個地方靜一靜,讓我自己冷靜下來,我才有放鬆一點的感覺。

很多不理解憂鬱症的人對憂鬱症患者總是認為是我們 “想法太多了” “精神太弱了” 認為我們“沒有抗壓性”,甚至懷疑他們的心理和生理症狀是演出來的。但事實並非如此,抑鬱症是真正的疾病,也伴隨著實際身心的症狀。 作為我們,我們最擔心的是社會對憂鬱症的標籤和污名化,我們深怕正常人對我們的病情產生懷疑。

我问各位一个简单的问题,当你们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受伤而双脚重残甚至失去了双脚,你们会责怪她吗?你们会叫他:“你为什么不想办法自己用双脚爬起来呢?”或者:“你为什么要让自己趴在地上呢?”显然不会,你会觉得好可怜,你会帮她,你会安慰她。但,我们常常看到……我自己本人就常常被说:“你为什么不想办法让自己好起来呢?”或者:“你会什么要把自己困在情绪里面呢?”
請給予我們時間和耐心,我們也希望自己的病情可以好轉,但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控制的,我也耐心吃了藥配合治療和心理輔導。

我真的需要時間

我覺得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份自己感興趣的工作做,多培養一點愛好,有空閒就出去走走,看看風景,心情也會好轉。

台大医院精神科医生廖士程提到,例如许多人认为运动抗忧郁,积极敦促患者运动,“殊不知运动只能感善轻度忧郁,其实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在发病时根本动不了,更不用说是运动。当患者无法达成朋友或亲人的期望时,心中产生更深的罪恶感,觉得自己连朋友这点期待都无法实现,反而加重自我否定的情绪。”